• <noscript id="saak4"><xmp id="saak4">
  • 总站·浙江在线 浙江新闻 图片 数字报纸 浙江网视  浙江微博 民论坛 心志愿者 善广电 善数字报
    新闻检索
     首  页   |   嘉善新闻   |   观天下  |  在线访谈  |  网  视  |  民生信息  |  专  题  |  活  动  |  图  吧
    市民论坛  |  爱心志愿者  |   商  务  |  金融频道  |  微嘉善  |  热点话题  |  人  文  |  广  电  |  数字报
    ·设为首页
    ·收藏本站
     向本网投稿   《嘉兴日报》嘉善版新闻?#35748;擼?strong>84311000 13758090000   嘉善电视台新闻?#35748;擼?strong>84211999
       频道首页 | 柳州采风 | 节庆活动 | 书画摄影 | 和谐人文 | 文体设施 | 非物遗产 | 文保单位 | 民间文艺 | 嘉善名人
     
    您现在的位置 嘉善新闻网  >  人文频道  >  柳州采风  
    怀念孩提时代的年画
    2019年02月13日 09:04:38    [我要投稿]

     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虽然物资极其匮乏,但是每到春节,无论是新华书店、供销社,还是街头巷尾,都摆满了卖年画的摊头。

      人们将五颜六色的年画样张挂在店堂的墙上或大街两旁甚至桥头,让上街的人们驻足观赏,选购自己喜欢的年画。因为过年买年画、张贴年画,是过年时很重要的习俗,如同现在家家户户看春晚一样,必不可少。

      孩提时代的我,每当父?#29238;?#20102;压岁钱,总会省下一半,于大年初一去街上买回自己喜爱的年画,一买就是好几张。为此曾遭到父亲的训斥,说?#33402;?#22312;长身体,不买吃的,却去买这些无用的花纸头,但我仍我行我素。买年画、贴年画,是我儿时一件很快乐的事,因为我觉得,只有家里贴上新年画才是过大年。

      那时,每到春节,母亲总会?#25165;?#25105;们兄弟?#29238;?#25226;家中里里外外打扫干净。母亲和父亲不一样,对我买年画不反对。

      每次我把年画买回后,母亲都招呼我和哥哥一起把买来的新年画贴上。哥哥爬上爬下贴,我和弟弟则在下面指手画脚嚷道,“这张画贴高了,那张画贴低了”……大家忙得不亦乐乎。不一会儿,贴上年画的家变得焕然一新,充满了喜庆的气氛。

      当年家乡还未通电,家中梁上吊着一?#24471;?#27833;灯,虽然光线不怎么亮,但是墙上那一张张年画,还是显得格外鲜艳。那时年画很简单,主要是?#29238;?#24037;农兵形象,还有什么人寿年丰、鲤鱼跳龙门,没有多少内容,但给我们家带来了新的气象、新的色?#30465;?/p>

      老人们说,年画是年的标记,不贴年画,就没有年的味道了。年画与“年”字相?#32769;?#20276;,它既是民间风俗的传承,也是中国文化的积淀。曾经万紫千红的年画,于岁月中给了我们一份特定的内涵。

      回想当年,年画、春联和鞭炮,是家家户户过年必不可少的“三大样”。对于当年的人们?#27492;擔?#36807;年时的肉鱼鸡鸭、米面糕点,可以缺这少那,但不能少了这“三大样”的任何一样。 如今,年画逐渐被漂亮的挂历、美丽的工艺品、写真的艺术?#30415;?#26102;尚物品所取代。尽管春联和鞭炮依然活跃在热闹的春节里,年画早?#35757;?#20986;了这个时代,退出了历史的舞台,但是,关于年画的记忆碎片,仍在我的心底挥之不去,因为那上面有我们这代人儿时春节的年味……

    作者 王家俊 编辑 张美萍 
    郑重声明:以上内容为本网专稿,未经?#24066;恚?#31105;止转载、使用。
    [关闭窗口]
    中共嘉善县委宣传部主管 嘉善县广播电视台 嘉善县新闻信息中心联办
    浙新办[2010]1号 浙ICP备09024527号 建议使用IE6.0以上浏览  
    视听许可证号:1105110 |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浙B2-20030198 | 广告经营许可号:330000800006
    新疆35选7开奖时间
  • <noscript id="saak4"><xmp id="saak4">
  • <noscript id="saak4"><xmp id="saak4"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