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noscript id="saak4"><xmp id="saak4">
  • 总站·浙江在线 浙江新闻 图片 数字报纸 浙江网视  浙江微博 民论坛 心志愿者 善广电 善数字报
    新闻检索
     首  页   |   嘉善新闻   |   观天下  |  在线访谈  |  网  视  |  民生信息  |  专  题  |  活  动  |  图  吧
    市民论坛  |  爱心志愿者  |   商  务  |  金融频道  |  微嘉善  |  热点话题  |  人  文  |  广  电  |  数字报
    ·设为首页
    ·收藏本站
     向本网投稿   《嘉兴日报》嘉善版新闻热线:84311000 13758090000   嘉善电视台新闻热线:84211999
       频道首页 | 柳州采风 | 节庆活动 | 书画摄影 | 和谐人文 | 文体设施 | 非物遗产 | 文保单位 | 民间文艺 | 嘉善名人
     
    您现在的位置 嘉善新闻网  >  人文频道  >  柳州采风  
    让我带你回家
    2019年02月27日 09:24:40    [我要投稿]

      我已经数月不曾见过她了。我陪同母亲回到了乡下那已经斑驳不堪的老屋。屋内的光线很暗,我摸索着打开床边的灯,下意识地将目光转向她,竟被她此刻的模样一惊,这还是数月之前的她吗?她平?#39539;?#36538;在木床上,原本圆润微胖的脸颊竟消瘦成如此。爬满皱纹的皮肤紧缩在一起,苍老得如同枯木,没有流露出丝毫血色。从这?#29228;?#40644;的面容中我再看不到曾经的生机。

      真的只过了三个月??#21834;?#26366;外祖母。”沉默了良久,我开口轻轻唤了一声。她毫无?#20174;Γ?#21482;是瞪着那无神的眼睛,颤巍的睫毛上像是落了层秋霜。她的目光始终没有转向我。咫尺距离,可我感觉离她很遥远。母亲说,她几日前还念叨着我,问我什么时候回家看看。

      我一怔,回家……在上幼儿园的三年,每到放学,我便站在窗口,努力地踮起脚尖,伸长了脑袋往外探。我在焦急地等待那个熟悉的身影。许久,才见半个伛偻的身影慢慢出现在我热切的目光中,?#33050;苍?#36817;,我注视着她,直到她消失在楼梯口。

      我等在门口,等了许久,终见她一只手撑在楼梯护栏上,颤颤巍巍地走了上来,喘着低沉的粗气。下楼时她也没轻松多少,她拉着我的手,紧紧的,吃力地借助着栏杆一步一个阶梯地走完了全程。那时她的身材还是较胖的,走路时左摇?#19968;危?#26377;时竟不知是她牵我还是我在扶她。

      现在想来那时她的身体还算强健,风里雨里牵着我的手同一条路走了三年。即使她的步伐年迈沉重,缓慢谨慎,我仍忘不了她牵着我时掌心的?#38706;齲?#20877;冷的冬季?#19981;?#32473;我暖意。

      正因有她,三年,回家的路途,我从未迷失。

      我上小学了,曾外祖母是真的老了。她便在家门?#22253;?#32622;了一张木藤椅,就那样坐着。从天微微亮,一直到天色昏沉。她是耐不住寂寞的,常与路过的人寒暄几句,即使那人不太熟络。每到放学时间,尽管她没有再来接过我,但那扇老得掉了漆的木门总是肆无忌惮地为我敞开着。远远便能望见,里面坐着个老人,迟钝地看着前方,像是在守望什么。?#30475;?#22238;到家中唤她?#20445;?#22905;便高兴地撑着木?#32441;?#36523;,身子还未站稳,就迈开步子想要迎接我。

      她陪伴我度过了九年的时光。这九年的光阴,她从一个身体安康的老人慢慢变得腿脚不便,双目失明。待我上初中搬家后,她终日?#22278;?#22312;床,没有再起来过。我知道最让她害怕的就是独自在家中的孤寂。

      从前,曾外祖母会搬个小板?#39318;?#22312;河边,把我放在她的腿上,吹着微热的夏风,凝视着经过的一条条渔船,给我哼那首熟悉不过的童谣:“摇啊摇,摇啊摇,摇到外婆桥……”偶尔会从路经的渔船上传来一声招呼,这时她总是抖擞地冲着那人挥挥手,回应几声。曾外祖母家历代都是渔民,?#22278;?#40060;为生。在我儿时的记忆中,总会隐约听到曾外祖母在市场?#19979;?#40060;的吆喝声。后来不知怎的,记忆里的声音越来越小。直至有一天,梦里再也没有出现曾外祖母。

      我盯着屋里那盏昏暗的灯,恍惚间微微回神。听外婆说,曾外祖母这记性一日不如一日,病情也在渐渐加重。当外婆替她盖被子?#20445;?#22905;?#36335;?#27809;感觉,一动也不动,安?#39539;?#20687;个熟睡的孩子。前几日外婆还打来电话,说曾外祖母最近经常说些胡话,而且?#39539;?#37117;是些曾经的事。是啊,我记得,她以前?#20146;?#29233;说话的,天天跟我们唠叨。此刻,我多么希望她能再跟我说说话,哪怕只有一句,也好。

      她那空洞无神的眼,让我忽然想起作家龙应台写过的一篇怀念她母亲的文章。曾外祖母是不是也与龙应台的母亲一样,迷失在时光的隧道中了?也许,是她这辈子,等的人太多,失去的太多,当她起身去寻找之余,迷失在这漫漫岁月的长流之中了罢。 若是如此,我愿意像她昔日接我回家那样,牵着她的手,一步,两步,慢慢的,带她走回家的路。就算不远万里,就算没有归期,我依然会在她熟悉的家门口等她。就像那九年里,她守望着我那般,认真的模样。

    作者 黄雨蝶 编辑 张美萍 
    郑重声明:以上内容为本网专稿,未经?#24066;恚?#31105;止转载、使用。
    [关闭窗口]
    中共嘉善县委宣传部主管 嘉善县广播电视台 嘉善县新闻信息中心联办
    浙新办[2010]1号 浙ICP备09024527号 建议使用IE6.0以上浏览  
    视听许可证号:1105110 |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浙B2-20030198 | 广告经营许可号:330000800006
    新疆35选7开奖时间
  • <noscript id="saak4"><xmp id="saak4">
  • <noscript id="saak4"><xmp id="saak4"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