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noscript id="saak4"><xmp id="saak4">
  • 总站·浙江在线 浙江新闻 图片 数字报纸 浙江网视  浙江微博 民论坛 心志愿者 善广电 善数字报
    新闻检索
     首  页   |   嘉善新闻   |   观天下  |  在线访谈  |  网  视  |  民生信息  |  专  题  |  活  动  |  图  吧
    市民论坛  |  爱心志愿者  |   商  务  |  金融频道  |  微嘉善  |  热点话题  |  人  文  |  广  电  |  数字报
    ·设为首页
    ·收藏本站
     向本网投稿   《嘉兴日报》嘉善版新闻?#35748;擼?strong>84311000 13758090000   嘉善电视台新闻?#35748;擼?strong>84211999
       频道首页 | 柳州采风 | 节庆活动 | 书画摄影 | 和谐人文 | 文体设施 | 非物遗产 | ?#35851;?#21333;位 | 民间文艺 | 嘉善名人
     
    您现在的位置 嘉善新闻网  >  人文频道  >  柳州采风  
    我知道的傅惟慈先生
    2019年04月03日 11:23:20    [我要投稿]

      傅惟慈,我知道这个名字的时候大概是1996年的下半年,不是因为他翻译的那本著名小说《月亮和六个便士》,而是在我母亲的絮絮叨叨中去认识,去知道。我和他素未谋面,但我知道他的长相,他知道我的存在,他的名字又常常在我耳边被人念起,不得不说,这是一种缘分,这份缘起于西塘,这是一个故事,我的父亲和傅先生友谊的故事,是一位学者和西塘普通家庭的故事,而我是一个见证者、倾听者。

      记得1996年的国庆节,我?#21451;?#26657;放假回家,在南塘东街老屋的客厅里,母亲和我聊着刚发生的“新鲜事?#20445;?#35828;是前几日,父亲在南塘桥头遇到一位?#20107;?#30340;?#20808;?#23601;把他带回了家,这?#20808;?#34915;衫破旧,头发零乱,一只裤脚还卷着,一副不修边幅的模样,他却自称是?#26412;?#26469;的学者、翻译家。母亲虽然满腹狐疑、将信将疑,但还是按照?#20808;?#30340;要求给他下了碗阳春面“招待”他,而后父亲又帮忙寻了间价格便宜的旅舍安顿他住下。哪知第二天,这位被母亲怀疑的?#20808;?#23621;然提着大袋的?#36824;?#39321;蕉上门来感谢,而父亲也早早地送完报纸,带着他游古镇,同时还介绍他认识了西塘的一些文人墨客,可以?#36947;?#29239;子玩得很是尽兴。记得当时?#36947;?#35828;过,他非常?#19981;?#35199;塘,因为这里的原汁原味,这里的生活气息,我想还因为他认识了父亲,那一次是他第一次来西塘。

      ?#36824;?#22810;久,回到?#26412;?#21518;的?#36947;?#23601;给父亲来信了,有感谢、有叙念,随信还寄来了他翻译的签名小说《月亮和六个便士》和在西塘拍的照片。而在?#36947;?#26469;西塘的第二年,因为他的引荐,法国女教师贝莉丝也来了西塘,在我们热情招待老贝的后来,?#36947;?#26469;信感谢我们,并戏称我们是“替人民外交”。

      傅先生平日忙碌,旅游、翻译的同时他还爱?#20204;?#24065;的收藏,每年他都会出去旅游,他要趁着自己还能走得动的时候多走走看看,这是他的心愿,而似乎世界各地都有他的朋友,这些都是从他给父亲的信件中得知的。那些年,他和父亲的联络大部分通过信件,听说我?#19981;?#22806;国邮?#20445;?#26377;时候还会随信夹?#21018;?#37038;票送我,他们聊的话题有家常里短,有对艺术的讨论,有对父亲创作的鼓励。翻看他的来信,看着他慢慢道来的字迹,从中感受着?#20808;?#30340;真诚,似一位深交的老友,似一位长辈,或又似一位老师。

      1999年,父亲从单位退休了,那一年父亲最后一次享受单位的公费旅游,他选择带上母亲一起去?#26412;?#22240;为这里有他的?#38376;?#21451;傅惟慈。临行前,父亲和母亲很是兴奋,通电话、写信,他们多次和傅先生联系,西塘和?#26412;?#30340;?#34121;岳先?#32422;好了,到了?#26412;?#35201;在傅先生家的四合院一聚。?#19978;?#30340;是,不太出远门了父母亲因为自身的原因到了?#26412;?#21364;没法赶到?#36947;?#30340;家里,而?#36947;戏?#22971;的精心准备和?#21364;?#20063;落了个空,这个遗憾最终成了?#34121;岳先?#32456;身的遗憾。

      自1998年的第二次西塘行后,傅先生就再没有来过西塘,虽然在信中一直念叨着要来西塘,?#19981;?#24819;趁着到南方开会的间隙来西塘,但最终他还是没有如愿,而?#23452;?#30528;年纪的增大,傅先生和父亲的联络也逐渐变少了。

      2014年3月的一天,微博上的一则新闻让我泪目,在家里无数次被人念起的名字突然的出现,但这次得到的却是噩耗——91岁的?#36947;?#20185;逝了。第二天,《钱江晚报》等多家报纸刊登了?#36947;先?#19990;的消息,网?#20303;?#33150;讯、人民网、中新网、凤凰文化等各大网站相继转发了缅怀?#36947;?#30340;文字,这时我们才真正知道傅先生的影响力,他原来是中国翻译界一名屈指可数的泰斗级人物,但在我们的印象中,他节俭、平和、实在,就是一位充满了活力、热爱旅游的普通?#20808;耍?#20182;就像家人一样的亲?#23567;!?#23478;里的书架上,《布登勃洛克一家》《月亮与六便士》《动物农场》等傅惟慈先生的翻译作品静静地摆放着,似乎告诉大家这里的主人和书主人曾经的交集,而我们,无论搬几次家,关于傅先生的一切都会珍藏,因为这是记忆,是缘分,更是一?#20013;以耍?/p>

    作者 胡敏华 编辑 张美萍 
    郑重声明:以上内容为本网专稿,未经?#24066;恚?#31105;止转载、使用。
    [关闭窗口]
    中共嘉善县委宣传部主管 嘉善县广播电视台 嘉善县新闻信息中心联办
    浙新办[2010]1号 浙ICP备09024527号 建议使用IE6.0以上浏览  
    视听许可证号:1105110 |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浙B2-20030198 | 广告经营许可号:330000800006
    新疆35选7开奖时间
  • <noscript id="saak4"><xmp id="saak4">
  • <noscript id="saak4"><xmp id="saak4">